我在东营投资办厂的悲痛经历

�bz���8��k�h

我在东营投资办厂的悲痛经历

稷鑫畜牧养殖业子公司

姚居德,55岁,烟台菏泽人,2016年在烟台省潍坊市黄岛区巍山沙浦旅游区租赁14.5亩土地股权投资700万元兴建烟台稷鑫畜牧养殖业有限子公司,从事木患繁育、半成品养殖业和承接中国畜牧研究所科研成果转化。2016年11月,获得潍坊市黄岛区发改局《烟台省工程工程项目注册登记注册营业执照明》和《节能注册登记注册登记报告书》,2017年12月获得畜牧养殖业许可,稷鑫畜牧食用菌繁育基地正式投产。

我在东营投资办厂的悲痛经历

工程工程项目注册营业执照

一夜间,民营企业被违法侵占。2016年底,通过朋友介绍,重新认识了原黄岛区农业局田永康局长,迅速在区则注册登记,成为农业局引资的工程项目。我们也迅速进入黄岛区巍山进行股权投资、建设。后期,烟台稷鑫畜牧养殖业有限子公司竟莫名其妙的被农业局从引资工程项目中招入。

子公司成立之初,重新认识了黄岛利通区商务局职工丁起龙(曾名丁其龙),因其在当地养殖业技术比较出名,决定雇用他为子公司技师,Pleyben多方了解,才知此人已是白名单的恶徒,绒兰上百万的债务(其中农行贷款300余万,个人违法筹资200余万),在外黑吃黑长达八年。一年以后,丁起龙自私的面目Murviel。2019年3月31日上午,丁起龙苦恼社会常为相关人员杨锦泉、刘军良(二人均有案底)强行闯进子公司,对工作相关人员及保安相关人员推扯谩骂,赶出子公司;当晚,员工王折叶的宿舍闯进三人,怒火冲天对王折叶一通责骂,威胁教唆说他不知死活,让他明天发飙少说话,黑帮你义愤,你不害怕还有你家人呢,为了ZR19的工资,你不顾家人吗?肆意的小商贩举动!第二天,清洁工保安相关人员被换成几个蹲过监狱15年的丘壳相关人员,前景发展看好的利皮扬卡养殖业场被丁起龙违法把持,而我姚居德是民营企业的紫苞人、实际股权投资人、持股60%的股东便成了旁观者,无法经营自己的民营企业,言外之意!

之后,姚居德的七百多个日夜深陷诉讼、债务、维权困境。整整二年的时间了,至今连子公司大门未能进去过,姚居德说,由于木患繁育的好,成活率高,烟台各地养殖业户纷纷订购,远销江苏、辽宁各地,2018年,子公司扩大规模,新建3号车间,联手中国畜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所设立新品种成果转化基地,发展前景蒸蒸日上。发生侵占事件后一切都发生了逆变,姚居德的家庭、生活、工作跌入冰点,民营企业不能正常经营,合同违约、不能按时支付款项引发多起诉讼官司,在潍坊股权投资办民营企业是合法的,我要依法维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姚居德在2019年4月向潍坊市黄岛区法院提起诉讼,停止侵害,排除妨碍,要求丁起龙赔偿经济损失。黄岛区法院和潍坊市中院却以丁起龙是管理维护养殖业设施为由,并非违法占有,判令稷鑫子公司败诉。这是有预谋的侵占,丁起龙多次在公开场合说,在潍坊没有我打不赢的官司姚居德说,黄岛区法院的个别法官、庭长,市政法委的领导都被丁起龙拉进来,明显是妨碍司法公正,干预司法行为,使这起民事诉讼变得错综复杂。甚至代理律师都受到他威胁教唆,今年3月17日在黄岛区法院门口,丁起龙气急败坏地叫嚣,要当场开车撞我们的代理律师,二年来,把持人家的民营企业,自己违法经营谋取私利,太猖狂了!

维权路漫漫,坚信法律是公正的。据了解,被侵占二年期间,烟台稷鑫畜牧养殖业有限子公司直接经济损失七百余万元,姚居德无力承担必须支付的土地租赁费、民营企业运营成本费用等,无奈将稷鑫子公司转让给烟台浩新塬畜牧养殖业有限子公司,浩新塬子公司因姚居德与丁起龙的纠纷诉讼迟迟不能进场经营,还将面临司法官司。

我在东营投资办厂的悲痛经历

工厂化木患繁育车间

姚居德表示,我作为股权投资商在潍坊市遭受到违法侵害是极不公平的,好端端的一个民营企业竟被不法之徒搞得败落涂地,我将依法维权到底,政府的政策是鼓励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丁起龙一小撮人违法行为给潍坊市、黄岛区的引资和营商环境抹黑。法律是保护民营企业和公民合法权益的利剑,正义必将光大。

全国网约车司机交流群,交流经验,添加 微信:gua564  备注:加群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yczc.com/24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