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名单:朱元璋疯狂屠杀功臣始末,有一个人始终不可原谅(图)

文臣之首教子无方受株连

朱元璋杀胡惟庸的初衷是要废丞相,撤销中书省,以达到集皇权与相权于一身的目的,因此,虽然已经知道胡惟庸涉嫌谋反,但在公布其罪名时却以枉法诬贤蠹害政治等罪名示众。这是因为朱元璋明白,作为谋反案,没有武将出场是不符合逻辑的,这个时候他还不想牵涉太多的人。

那些帮助他夺取天下、功劳卓著的武将,朱元璋自信给足了他们殊荣和优厚的待遇,以及应有的一些特权,他相信一个小的胡惟庸还不至于把他们都拉到其阵营里,即便有个把上了贼船的,也是一时受蒙蔽,只要给他们时间,相信他们自己会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的。

可是有一个人却是朱元璋不肯原谅的。此人就是曾被他誉为开国文臣之首,学术界称为太史公的宋濂。

死亡名单:朱元璋疯狂屠杀功臣始末,有一个人始终不可原谅(图)

说起来宋濂也真是不幸,都已经年过古稀得到皇帝批准退休的人了,却因为次子和长孙卷进了胡惟庸的案子而受到牵连。宋濂,金华浦江人,与高启、刘基并称为明初诗文三大家,又与章溢、刘基、叶琛并称为浙东四先生。很小的时候就由于为人聪明、记忆力超强,被人称为神童。

至正十八年(公元1358年),朱元璋攻取婺州(今浙江金华),就请名声在外的宋濂出山。可朱元璋起初并没有十分重视宋濂,因为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占主导地位的是枪杆子,唱主角的是那些紧握枪杆子的武将。宋濂是一个纯儒生,没有刘基的谋略,也提不出朱升那样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政见,朱皇帝只是将他作为太子的家庭教师兼自己的私人顾问留在身边。宋濂的突出贡献是在大明朝建立以后,如果说他的笔杆子在朱元璋夺取天下发挥过作用的话,就是帮助朱元璋起草了那篇在当时影响极大的《讨元檄文》。

宋濂虽然不善于砸碎一个旧世界,但在建立一个新世界的过程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因为他满腹经纶、熟悉典故。

宋濂没有担任过重要的行政职务,除了为太子和诸王教授经学外,主要的工作就是主持编纂《元史》,此外还为皇帝起草各种公文。朱皇帝要大举封赏功臣时,召宋濂前来商议怎样封五等爵位。宋濂依据汉、唐的先例,向皇帝提出了许多很有建设性的意见。由于工程浩大,牵涉人数众多,又要照顾到方方面,那段时间宋濂吃住都在办公室里,通宵达旦地工作。

国家的各项礼仪制度,从祭祠宗庙和各种神癨的典礼,到上朝、宴会、法律、历法以及百官衣冠的制度,及外国使臣进贡和赏赐的礼仪,甚至连元勋大臣去世后的谥词等,凡是和典礼、文章有关的事宜,朱元璋都交由宋濂负责。因为在文化建设方面才能出众,再加上担负教育太子、为皇帝传道解惑的重任,宋濂自己也必须不断地充电,真正的活到老学到老,自少至老,未尝一日去书卷,于学无所不通,被推为文臣之首。

朱皇帝曾咨询过宋濂道:爱卿认为作为帝王哪些书是最值得研读的?宋濂首先推荐了南宋著名理学家真德秀所编撰的《大学衍义》。于是朱皇帝让人将《大学衍义》全书抄下来,贴在大殿两侧的墙壁上,专门组织群臣让宋濂讲解《大学衍义》中司马迁论黄、老之学中的一段。宋濂讲完后,朱皇帝发表即席讲话:汉武帝沉溺于方技之说,一改文帝、景帝的节俭之风,民力既已疲惫,而又以严刑来监督。人主能以仁义来治理民心,异端邪说就不会传播,以学校来治理百姓,祸乱就不会发生,所以刑罚并不是要优先考虑的问题。

朱元璋喜欢宋濂是因为他作为皇帝的侍从学士,朝夕相处有的是说话的机会,但他从来不说假话瞎话。朱元璋疑心很大,对谁都信不过,当上皇帝后广插耳目,派出大量检校监视众文武官的行为,对接触最高机密,尤其是皇家隐私的宋濂就更不用说了。

据说有一天宋濂刚刚上班,朱皇帝见面问他道:爱卿昨晚没喝两杯吗?宋濂说喝了。原来头天宋濂家来了几位客人,他设宴陪客人喝了几杯。朱皇帝接着问他来人都有谁,吃的什么菜,喝的是哪个牌子的酒,宋濂一如实说了一遍,连上菜的秩序都不差分毫,朱皇帝听后抚手大笑道:爱卿果然不欺朕也!

朱元璋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告诉宋濂,做老实人,办老实事,管好自己,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掌控之中。这点宋濂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他在客厅的醒目位置挂上温树二字,温树一语出自西汉御史大夫孔光的一则典故:孔光为官几十年,有一次,他的一帮大小老婆听说长乐宫里盖了一间温室,用来栽种各种奇花异草和名贵树木,出于好奇就问孔光:温室中都栽种些什么树木呀?孔光嘿一笑,顾左右而言他,把话题岔开,没有透露半个字。后人就此赞叹:忠慎有余逾温树。温树就成了为官谨慎、嘴巴严实的代名词。

宋濂在孔光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升,他严守秘密,从不泄露和皇帝的谈话,向皇帝提交书面意见之后,马上焚毁底稿。有客人上门,不管是有心还是出于无意,哪怕是涉及朝廷一丁点的事儿,他就指指温树二字,绝口不谈。他深知皇家无小事,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就有可能引发一场海啸。

闲聊时朱元璋也曾向宋濂询问过群臣的善恶优劣,宋濂只是列举那些表现优异的大臣,并一指出他们的贤能。朱皇帝要他举出几个表现欠佳甚至是小人之类的典型,宋濂回答:贤良的人与臣有来往,臣了解他们,那些跟臣没有来往的,臣不了解他们,所以臣不知道谁是小人。对宋濂的操守,朱皇帝是给予充分肯定和高度赞扬的:景濂(宋濂号景濂)事朕十九年,未尝有一言之伪,诮一人之短,宠辱不惊,始终无异。在教育太子方面,宋濂十几年如一日,真正把园丁精神发挥到了极致。

太子朱标受其影响很深,言必称我师父如何如何我师父说应该如此如此。宋濂对此很是欣慰,虽然从事的工作无权又无利益可言,但他宁愿固守清贫,也要坚守在这个岗位上,以发挥自己的光和热,更是割舍不下这份师生情。

洪武六年(公元1373年)九月,朱元璋对宋濂说卿可参大政,打算让他出任政务官。宋濂顿首力辞道:臣没有其他长处,只会用文墨为皇上做点事,一旦出任政务官,恐怕辜负了皇上,能在皇上身边听命就很知足了。令朱皇帝大为感动,继续将他留在了身边。所以一直到洪武十年(公元1377年)退休,宋濂仍然是侍从学士而已。

宋濂近乎完美的表现,也让朱元璋对他给予了异乎寻常的宠爱,每次接见,必备好座椅,好茶招呼,白天必定留饭。洪武十年,宋濂退休时,一向吝于奖赏的朱皇帝,破天荒地拿出《御制文集》和绸缎衣料作为赏赐,对六十八岁的宋濂说:将此衣料收藏三十二年,作百岁衣!

宋濂哽咽着连连叩头谢恩。如果故事到此结束,一生谨言慎行、俯仰无愧,被人们尊称为太史公的宋濂,从此可以安度晚年,等着消受御赐的百岁衣了,也顾全了君臣之间罕见的一段佳话。

可是,由于朱元璋爱屋及乌,要恩及其子孙,由于其长子宋瓒早逝,就将宋濂的次子宋?召为中书舍人,宋瓒的儿子宋慎也被录用到仪礼序班。宋氏祖孙三代同在内廷当差,成为最接近皇帝的官员,这份殊荣令人羡慕不已。

宋濂自身的表现无可挑剔,然而他却没能管好自己的子孙。宋璲叔侄自由出入内廷的便利条件,终被别有用心的人盯上,宋慎被牵连到胡惟庸案,以胡党的罪名被处死,宋璲叔侄则受到连坐一并处死。

史书上没有关于胡惟庸案涉案人员犯罪的详细记录,宋氏叔侄具体犯的什么罪不得而知。按照一般的常识,谋反行动是极其隐秘的,大部分活动都是以口头的方式进行,不会留下太多文字上的线索,这本身就给查证工作带来很大的困难,所以,光凭参与密谋,或者知情不报就可以定罪。具体到宋氏叔侄来说,他们极有可能是被别人供出来的。虽然没有证据显示宋璲、宋慎是否答应了胡惟庸,准备利用工作和职务之便阴谋毒害朱皇帝,但仅凭其知情不报,没有揭发胡惟庸的阴谋这一条,就足够定他们死罪了。朱元璋还将被自己誉为纯臣的宋濂押到南京,准备开刀问斩。马皇后知道后,大为惊讶,劝谏道:老百姓家为子弟延请教师,尚且能够以礼全始终,何况天子!而且宋先生早已回乡家居,必不知情,希望手下留情。

马皇后清楚,此时的朱元璋根本听不进她的话。因此在第二天帝后就餐时,马皇后不碰荤腥,朱元璋询问缘故,马皇后回答道:妾为宋先生作福事。一向对皇后敬重有加的朱元璋听后,终于动了恻隐之心,免去宋濂的死罪,改为流放,发配茂州。

宋濂虽然逃过一死,但是千里迢迢的流放,对于自诩为俯仰无愧的君子而言,简直是奇耻大辱。年逾古稀的他,还没有到达茂州,就郁闷地死在了夔州(今重庆奉节)途中。享年七十三岁,时间是洪武十三年(公元1380年)九月。

对于宋濂的死,长期以来很多人都为他喊冤,事实上从朱元璋的角度来说,他的罪行比别人还要大。作为太子的老师,更该加倍维护皇家的利益,况且他和皇帝的关系密切,感情深厚。由于对他的偏爱,朱元璋让他的子孙自由出入禁宫,然而却被人利用来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成了自己身边的一枚定时炸弹,这是让人难以接受的。因此,不管宋濂是否知道自己的子孙参与密谋造反,其本人都不可避免地要负连带责任。

朱元璋虽然因宋濂的子孙涉及谋反而处置了他,却并没有给他打上谋反的标签,史书也没有记载宋濂被流放茂州的具体原因,直到十年之后,大兴党狱时才将他列入胡惟庸案的名单。由此可见朱元璋还是念及其所做的贡献,珍惜君臣之间的情谊的。也许这个时候的朱元璋还没有动屠杀功臣的念头,可是接着要出场的一个人,情势就大不一样了,他的死直接引起了朱元璋对功勋贵族的重新审视。

朱侯爷自取灭亡

元朝末年时,广东是地方军阀何真的地盘。何真归降以后,广东一直处于军事管制之下。当地驻兵有着超乎寻常的特权和地位,不但民众怕当兵的,就是地方官员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