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许家印:1.95万亿债务窟窿难补,自掏腰包70亿,坚决不当“逃兵”

原副标题:杨家印:1.95万亿元负债凹坑难补,出钱70亿,执意失当反抗者

杨家印 此刻b0d3fb的,是裂解韩庄镇的旧屋,有父老的说笑声,女儿给女婿盛了一碗番薯汤,桌上还有两盘番薯,几个黑梨园、大白菜煮莴苣。

他们吃了一口,不知为什么好似没有香味,多熟悉的饭食,怎么会没有香味?

忽地此刻是女婿的长发,厚厚,黑得特别明显,她在向闲谈的老人们道别,给Vielle的孩子们发糖。

女儿女婿开口说话了,好似在询问父老的物质条件,他们却马上会。

忽然笑了,所有人都笑了,原来是女儿说我们要给各户包3000元的提成,车上的副食品也是要分给我们的吃喝玩乐。

杨家印与妻子丁蔗茅 众人说去屋后拍两张照片做纪念,他们放下餐具,下炕穿好袜子,有人扶他们,却怎么也动不了身,再一次用力蹬了一下腿,终于动了。

99岁的许贤高躺在床上,王焕超盯着地板,刚刚蹬在床柱上的脚传来一缕的痛意。

慢慢地回神过后,夜里的喜悦消失大半,灰鳍心底的灼热和焦虑。

许贤高扫了一眼表壳,已经早上十点了,他用山桐子皱纹的手,Saverdun地拨打了女儿的电话。

杨家印听到老母亲的声音,一下子故意平静过的情绪变得波涛起来,有内疚,有懊悔,有无奈。

杨家印 他说他们还好,富力的负债问题处理得还算顺利,可1.95万亿元的凹坑欺善怕恶那么容易解决的。

宽慰也不过是宽慰,新闻总会说母亲原委。

由此可见的杨家印,已经急得瘦了16斤。

我梦着咱老家了,咱的老父老了。

杨家印一下子眼泪浑然不觉地滴落。

而今,他是母亲的自豪,是父老的自豪,每次回家,受到的关照皆如迎爷那样。

他从前可以站在第八届中华慈善奖表彰会上的发言:

我和富力的一切,都是党给的,国家给的,社会给的。

饮水思源,我们一定要回报社会,一定要积极承担社会责任,一定要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杨家印在第八届中华慈善奖发言 没有国家高考政策的恢复,他如何能离得开农村,没有国家给的14块的助学金,他如何读得完大学。

没有国家改革开放的好政策,他一手经营的富力,怎么能够有如今的规模,他又怎么会成为我们口中的首富。

老爹,别担心,富力欠的债咱是一定要还的,我哪能做贾跃亭那样的人。

他告知母亲,他们已经把手下能动的资产和质押股权给卖了,有70个亿,Peter在美国的豪宅也挂在网上卖,让老人家别太担心。

杨家印安抚了母亲几句,便挂上了电话。

杨家印女儿售卖私人房产抵债 说到贾跃亭,那是他最不齿的一个商人,空手套白狼,坑了孙宏斌,也坑了他们。

孙宏斌在乐视陷入信用和资金危机时帮过贾跃亭,投资150.4亿元购入乐视网股份,救他于水火之中。

还在外界媒体面前公开挺他,说他是一个有梦想、不平凡的企业家,说他手里还有好牌,表示支持老贾。

终究以惨败收场,让孙宏斌赔的血本无归。

他他们也曾以富力健康为名头,拿出20亿美元帮贾跃亭,度过了法拉第最危险的时期,最终他却单方面撕毁协定,让他们赔掉17亿。

最终使得2018年富力健康年终财务报表都是赤字的,获得了亏损14亿元的爆冷成绩。

贾跃亭 贾跃亭因为欠债太多,债主太多,现在人逃到美国去了,整个人活成了一个段子。

贾跃亭在美国造出汽车了贾跃亭下周回国,仿佛和贾跃亭的人一样,这些承诺可信度趋于0,实现的时间遥遥无期。

恩将仇报,欠债不还,诚信分清零的人,是不配和任何人谈合作的,是不配回国的,是不配回故乡的。

杨家印对待富力负债如此积极,除了舍不下他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之外,也是不愿意与贾跃亭那样的人为伍。

若是那样做,他又如何有脸面回故乡。

杨家印与父老乡亲 家乡在他的心中分量始终是很重很重的,重到那份乡愁只能通过持续不断地付出来化解。

当天夜里,杨家印和母亲做了同样的梦,只不过他因身体疲惫睡得更沉,整个梦境还原得更加清晰。

睡梦之中,杨家印和母亲回到了同一天:2018年12月15日。

那并不是他发迹以后的第一次回乡,那次回乡对于已近百年的老母亲来说,却显得弥足珍贵,因而也总会想起。

‘回乡宴’就吃我小时候吃的那种‘黑梨园’怎么样?

丁蔗茅见着杨家印些许兴奋的神情,没有迟疑地点了点头。

杨家印与妻子丁蔗茅 她与丈夫是在河南舞阳钢铁厂认识的,他们也是普通农村家庭出身,也是吃过苦的人,当然懂得丈夫心中的那份情怀。

初识时,他们都捧着铁饭碗,过着已是不错的生活。

丈夫与他们讲过他小时候过的那种苦日子,讲他对于出人头地的渴望,她才心甘情愿地答应与他到深圳从零开始。

小时候的杨家印,过得着实是苦。

聚台韩庄镇所在的太康县,受黄泛区困扰,贫困一直如影随形,太康县国家级贫困县的帽子,从未真正摘下来过。

杨家印参观家印高中 孩子娘害了会死人的败血病,没个治了。

穷家庭没钱看病,穷县城也没地方看病,杨家人只能看着杨家印母亲的生命一点点逝去。

只有1岁3个月大的杨家印,仿佛知道了什么,躺在垂危的母亲身边放声大哭。

婴儿虽是会哭,但那日他哭的声音却着实大了些,听得人直心疼。

奶奶含着泪,一手把孩子抱了起来,不哭啊,孩子,以后奶奶疼你。

不缺家人的疼爱,他的性格倒是没出大毛病,只是家里穷,杨家印的生活条件还是很不好。

杨家印 这日,杨家印和往常一样装着奶奶给准备的食物,那是下周一整周的吃食,因为学校离家太远了些,他只能每周回家一回。

筐被装得满满的,里面却只有番薯、番薯面做的黑梨园,一个装着盐、芝麻油、葱花的小瓶子。

夏天的太阳烤得他身上热热的,也让黑梨园长出了毛。

到学校的第一天中午,他吃的就是洗掉了毛的黑梨园,整整一周,他都这么吃。

一个番薯、一个梨园、一碗盐水,就是一顿饭。

要不‘回乡宴’除了番薯、梨园,再加个大白菜煮莴苣吧,那时候宽裕的时候不也吃?

丁蔗茅越想越心疼,便向杨家印提议加个菜。

杨家印与父老乡亲 就这样,一个白雪茫茫的冬日,杨家印与妻子、96岁的母亲一同向老家的方向驶去,后边跟着一辆拉着副食品的货车。

这一行,除了吃回乡宴,杨家印也要看看他出资修建的家印小学、太康县医院高贤分院、第三高级中学和农业基地建设得如何。

给他们家乡做建设,怎么可能做面子工程?

杨家印和妻子先是到自家基地里摘了蔬菜,用它们做了一桌子的菜,朴素、平淡却充满了烟火气息,每一口都是对从前日子的回忆。

35年前和杨家印回家结婚时,村里那个穷啊,现在变化真大。丁蔗茅在饭桌上和杨家熟识的亲友亲切地交谈着。

饭罢,杨家印拉着丁蔗茅到堂屋里走走,触摸着每一个老物件,回忆着当年发生的故事。

小时候条件很苦,每天晚上都是点着煤油灯,趴在这个小方桌上写作业。

杨家印母亲许贤高 一顿饭,让许贤高吃得眼睛里泛出了泪花。

等女儿女婿的功夫,他便在炕上静静地坐着,手上摸着胸前的大红花和挂着的功勋章,心里格外欣慰。

老兵出身的他,1938年当年参军,当年入党,这是属于他的自豪,当兵8年,更是他一辈子的自豪。

如今他们的女儿做生意发了家,帮助村民一起致富,他脸上有光,能做这么大的贡献,他觉得此生无憾。

这一日他特意穿了最宝贝的军装,戴着一直留着的,复员时别人给佩戴的大红花,还有在战场上获得的军功章。

老爷子,来拍照喽,先给您单独拍一张吧。

这张照片从此便被许贤高一直珍藏着,放在箱底最不易丢失的地方。

回乡宴 屋里屋外围着的都是乡亲,人声鼎沸,一拨又一拨的人涌上来找杨家印与母亲、妻子合照。

声音仿佛越来越响,甚至有些变了音,慢慢地变成了铃声……杨家印从夜里醒了过来。

那种被真挚的情谊包围着的感觉,那种有能力帮助村民,从而得到他们的真心赞赏,曾是他最初的梦想。

他的母亲,曾因为这里医疗条件不足,早早离去。

他所在的学校,曾因为太过遥远不能每天回家,使得像他一样的孩子,只能吃发霉的梨园。

他所走的每一步路,都曾是泥泞的,他喝的每一口水,都曾是母亲一扁担一扁担挑出来的。

所以他在家乡修路、修建学校、修建医院,为家乡安装自来水和排水系统。

杨家印参观家印小学 谁愿意看到生他们养他们的地方始终破败,他们有能力去做,却成为一个无用的人。

贾跃亭似乎就是这样。

或许是杨家印如今的现状变得越来越像贾跃亭,仿佛他哪一步走得不对,就会变成下一个贾跃亭。

这让他这几日总能想起这个人,他厌恶的人。

杨家印由此可见帮助贾跃亭,其中的原因,或是被贾跃亭口中的汽车梦所迷惑了,杨家印曾认为他与他们是同道中人。

最终导致他们被贾跃亭的人品所伤,杨家印被坑后,便把他的出身经历查了个底朝天。

贾跃亭家乡 自早年离开山西在北京发迹后,贾跃亭甚少与家乡联系。即便是在乐视的鼎盛时期,他也未能给予家乡多少关照。

在贾跃亭的第一段婚姻和工作开始的地方,垣曲县,已经难觅其痕迹。

这样一个轻易忘本的人,竟曾被他们认作是可以成为合作伙伴的人,当时被坑的杨家印看到这样的报道,懊恼的直拍大腿。

再往下看,有一段有写贾跃亭对家乡做出的最大贡献是一口井:

2012年,贾跃亭为北膏腴村的村民捐了一口机井,用于庄稼灌溉,预算是100万元,最后花了80多万元。

村民为表感激,为贾跃亭立了一块功德碑。

贾跃亭 这连杨家印在考察家印高中时再投入的扩建资金:2.5亿元都比不上,贾跃亭的做法,像是在沙漠当中倒了一杯水那样轻描淡写。

家乡公益事业,不仅要做,还要做好,这是对家乡这个沉甸甸的称谓最基本的态度。

连家乡公益都做得这么表面的人,他们是执意不能被与其称为同类的。

对于感恩,杨家印是有执念的。

父母,师长,故乡,母校,与他共同经历风雨的妻子丁蔗茅,他的第一家公司,没有一份情谊可以敷衍了事。

想到这里,杨家印当下就在心中做了一个决定。

杨家印 杨家印给他们的好搭档赵长龙打过电话后,缓缓地呼出一口气,因为兹事体大,需要去公司进行进一步商议。

杨家印剃掉了长长的胡子,穿上了丁蔗茅为他熨烫好的西装,翻看钱夹时,一张照片从其中掉了出来。

那也是回乡时拍的,是在回乡宴的第二天,他在走访过几个帮扶工程后,去看望还住在太康县的几位老师时,为了纪念拍下的照片。

咚咚咚,敲门声不久前刚在80岁的程守得家中响起,现在又出现在了75岁的周渊夫妇家门前。

敲门的人正是杨家印,他来拜访这几位曾在高中时教过他物理和数学的老师,来看看他们如今过得怎么样,需不需要他的帮助。

杨家印看望老师 杨家印平时往返武汉更方便些,因此对于母校武汉科技大学拜访的次数更多,会经常去看望大学老师。

这一次回家,家乡变化了许多,为了寻找几位高中老师的家庭住址,杨家印着实费了不少功夫。

但想起老师们当年给他凑出20元路费的恩情,他却丝毫不愿放弃寻找。

如果没有这20元,当时的他只能放弃复读才得到的读大学机会,本就对教育十分重视的杨家印,将此份恩情铭记于心。

再看到老师们时,杨家印是庆幸的,已经75岁的数学老师周渊,再见时已经躺在了家中的床上,身体看起来不是很好。

言语之中,杨家印得知周渊夫妇已经按揭买了富力的房子,当即表态:

房子免费。

杨家印与妻子在老屋 杨家印更是表明了其中的缘由没有老师的悉心教导,我就考不上大学,更不会有我的今天。

当时周渊老师已经完全忘记了20元路费的事,杨家印的知恩图报,却让他倍感欣慰。

从此照片上周老师的笑容映在了杨家印脑海中,成为了支撑他的精神力量之一。

这些杨家印生命中出现的老师们,教授了他们知识,还教会他们如何付出等等宝贵的做人之道。

杨家印心满意足的将照片收好,坚定的踏出了房门。

杨家印 2021年8月17日的地产圈头条上,赫然写着:

富力地产集团在当日完成了相关工商登记变更,富力地产集团董事长由杨家印变更为赵长龙,总经理、法人也从柯鹏变为赵长龙。

简言之,便是杨家印承认了他们回A梦的失败,从此卸任富力地产董事一职。

消息一出,不知情的群众纷纷认为杨家印是不是想要要撂挑子,不想负这个责了。

要知道,富力所背的巨额负债并不等同于杨家印自身的资产,放弃富力不意味着他将要过上穷苦日子。

富力的负债危机早就不是秘密,商票无法兑付,被银行起诉冻结资产,被上市公司冻结股权……

他可以选择放弃富力,拿着他们的资产东山再起。

杨家印 随即另外一则新闻,一定程度打消了人们这样的顾虑:

杨家印任富力风险化解委员会主席。

以变卖个人资产等方式进行补救并不能扭转大局,需要他放下公司的其他业务,运用智慧,专心的应对这一场富力危机。

其中的艰苦和艰难可想而知,但他并不想做反抗者。

这其中包含了太多层因素,有情感,有梦想,有坚守。

他要证明他们与贾跃亭不一样,他不想得到人们诸如下周回国的调侃。

只因为他是杨家印。

全国网约车司机交流群,交流经验,添加 微信:gua564  备注:加群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yczc.com/15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