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gA肾病新宠–羟氯喹,疗效好吗?对眼睛伤害大吗?北大专家为你详细解答!

IgA肾病是年轻人最好发的一类肾炎,20、30岁是发病高峰期,如果不能有效干预,部分IgA肾病患者在发病10-20年后进展为尿毒症,而另一部分IgA肾病患者进入持续的临床缓解期,不同IgA肾友预后差异较大。

识别出有进展风险的IgA肾病(蛋白尿大于0.5-1g/天,高血压),需早期对其进行有效干预才能避免尿毒症发生。干预措施包括:合理的药物、生活方式指导(控盐、控蛋白质饮食、戒烟、减肥、适当锻炼等)。

而治疗IgA肾病的药物,除RAS阻断剂、激素(泼尼松)和免疫抑制剂(吗替麦考酚酸酯等)之外,SGLT2i(格列净类)、羟氯喹近来也在肾内科逐渐被更广泛应用。

肾上线收集了有关羟氯喹肾友关心的8个问题,有请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内科刘立军教授,向大家详细解答。

1.羟氯喹是什么药?是激素或免疫抑制剂吗?

羟氯喹是经典抗疟药,除了治疗疟疾的作用外,多种抗疟药被认为具有免疫调节的作用。

羟氯喹已广泛用于免疫紊乱相关疾病,如系统性红斑狼疮性肾炎的全程用药,可控制狼疮活动性,显著降低狼疮肾炎复发率,减少激素剂量。

IgA肾病,虽然发病机制尚未十分明确,但目前认为,粘膜免疫反应产生O-聚糖异常糖基化的致病性IgA1为核心因素。树突状细胞, toll样受体,细胞因子如IL-6,TNF-α,IFN-α等,在异常粘膜免疫中起重要作用。

而羟氯喹可通过多种机制,减少循环中上述免疫细胞活化和促炎症细胞因子产生,细胞内信号传导等,从而减少IgA肾病免疫过度激活导致的致病性IgA1免疫复合物,减轻系膜细胞基质增多、肾小球硬化等病理损伤。

羟氯喹不属于激素,也不是免疫抑制剂,属于免疫调节剂,不会因抑制免疫而导致感染、肿瘤风险增加。

2.羟氯喹对IgA肾病效果好吗?

持续性蛋白尿,是IgA肾病进展的主要危险因素,不管是初始蛋白尿少,还是经过治疗后蛋白尿减少,均意味着IgA肾病将有更好的预后。

将IgA肾病蛋白尿持续控制到1g以内(如果可能,最好控制到0.5g以内),是预防肾衰竭的主要措施。

为验证羟氯喹在IgA肾病的有效性和安全性,我们中心进行了一项随机双盲对照试验,该研究已发表于AJKD。

我们将通过肾穿刺确诊为IgA肾病,18-75周岁,eGFR>30(平均eGFR 53.8),已经充分应用RAS阻断剂尿蛋白仍然大于0.75g(中位蛋白尿1.7g)的60位患者,分为2组,一组使用羟氯喹,一组使用安慰剂。

随访至6个月,羟氯喹组和安慰剂组尿蛋白具有显著差异。羟氯喹中位尿蛋白水平显著低于安慰剂组,羟氯喹组50%患者可达尿蛋白下降一半。

3.羟氯喹可用于哪些IgA肾病?

对于IgA肾病持续性蛋白尿大于0.5g/天,单用RAS阻断剂或因为某些原因不能使用RAS阻断剂(如血压低),可以考虑在医生指导下使用羟氯喹。

4.羟氯喹怎么吃?

请在医生指导和监测下使用,200-400mg/天,分2次服用,肾功能减退者酌情减量。

因羟氯喹具有比较明显的胃肠道反应,因此,建议随餐服用,减少胃肠不适。

5.蛋白尿缓解之后还要继续吃吗?

看情况。IgA肾病是慢性病,需终身监测。这也需要我们患者能耐心的配合医生,按时随访。

到达缓解期后,一部分IgA肾病患者可以在医生指导下逐渐减少药物使用,直至停药,而更多患者需持续治疗,通常维持性治疗可能只需要较少的药物如1种或2种控制即可。

6.赛能和纷乐有什么区别?

赛能是进口羟氯喹品牌,纷乐是国产羟氯喹品牌。纷乐在国内已经上市了20多年,效果也是很好的,都可以选择。

7.怀孕和哺乳期可以用羟氯喹吗?

怀孕和哺乳期可以继续使用羟氯喹。

对于有生育要求的肾友,备孕、怀孕和哺乳期可不减量不停用羟氯喹。

8.羟氯喹,听说对眼睛伤害很大,是这样吗?它的副作用是什么?

羟氯喹的总体耐受性还是比较好的,安全性较高,与激素或其他免疫抑制剂比较的话,羟氯喹不增加感染、骨质疏松、糖尿病、肿瘤等风险。

羟氯喹的副作用方面,眼睛方面的毒性是许多人最担心的一点,羟氯喹确实可引起视物模糊,严重的可引起视网膜病变,甚至失明。

不过,眼睛方面的总体发生率不高(4%),所以,需要使用羟氯喹的患者也不需要过分担心,做好眼科的检查。尤其是需要长期使用羟氯喹(>5-10年)的患者,注意定期查视网膜,羟氯喹引起的早期眼睛病变,及时停药通常可逆。

所有用羟氯喹的患者,用药第1年要到眼科检查1次,如果没有危险因素(眼底疾病、年纪大于60岁),未来5年内不需要检查,5年后得每年查1次眼睛;如果有危险因素,每年查1次。

胃肠道不适,是羟氯喹最常见的副作用,表现为恶心,一些人可能还会腹泻、食欲不佳。

另外,10%的患者有皮肤的表现,瘙痒性斑丘疹,色素沉着,皮肤变黑。

目前羟氯喹治疗IgA肾病,还需要更大型的长期研究,来进一步探究其对肾功能进展的益处以及作用机制,我们也期待更多的新药应用,可以改善全体IgA肾病患者的预后!

一起加油!

参考文献:

Liu LJ, Yang YZ, Shi SF, et al. Effects of hydroxychloroquine on proteinuria in IgA nephropathy: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 Am J Kidney Dis,2019,74(1):15⁃22.DOI: 10.1053/j.ajkd.2019.01.026

全国网约车司机交流群,交流经验,添加 微信:gua564  备注:加群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90004051@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yczc.com/20261.html